中堂彩zzyzzzyzcc百度 我的2017年书单?虚构类(二)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3-0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视觉/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2月22日《》) 金理(评论家) 《使女的故事》,【加拿大】玛格利特阿特伍德著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12月 主人公是基列共和国的一名使女,被分配到没有后代的上流家庭,帮助他们生育后代。使女是这个国家挣扎在底层的奴隶,

(视觉/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2月22日《》)

金理(评论家)

《使女的故事》,【加拿大】玛格利特·阿特伍德著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12月

主人公是基列共和国的一名使女,被分配到没有后代的上流家庭,帮助他们生育后代。使女是这个国家挣扎在底层的奴隶,没有财产、自由和尊严......这是一部带有科幻色彩的“未来小说”,却每每让人联想起人类的历史(作者特意提醒读者:“切记,在这本书中我使用的所有细节都是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的。”比如,使女的生活环境自然让人联想起集中营或任何专制极权体系)、现实(科技的飞速发展伴随着环境的急剧恶化,宗教极端分子挑起的事端)和未来。那么,面对重重困境,人类的未来到底在哪里?小说中基列共和国企图通过宗教力量回返创世之初,然而,以灭绝人性的手段能够挽救人类吗?小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必须称道的还有阿特伍德的艺术手法,小说改编的同名美剧包揽五项艾美奖,这足可证明,如何用好看的故事来入情入理地讲述真理,依然是小说的王道之一。

陈希我(小说家、福建师大教授)

《撒旦探戈》,【匈牙利】克拉斯诺霍尔卡伊·拉斯洛著,余泽民译

译林出版社,2017年7月

拉斯洛无疑是一个心藏大恶的作家,“把现实检验到疯狂的程度”。这现实,并非一个集体农庄在破败,也并非人们的堕落与麻醉,而是骗子的出现。但骗子行骗也并不算什么,许多作品都在揭露骗局,恶毒的是,《撒旦探戈》戳穿了人类乌托邦。所谓的“救世主”其实不过是撒旦,他们先知一般的演讲,摧毁的是人们终极幻想。当梦破者从黑暗中醒来,这世界必然只有恶的循环。在大多数作家都沉溺于和风细雨、温柔敦厚的世纪末和世纪初,坚持绝望、坚持残酷,就是一个作家最重要的品质,拉斯洛就具有这样的品质。

《儿童法案》,【英国】伊恩·麦克尤恩著,2017今日的苏马荡,郭国良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3月

一个手握职权、生活光鲜的女法官,忽然得知丈夫出轨了。这时一个患有白血病的男孩闯入她的生活,他和家庭秉持宗教信仰,拒绝接受他人输血。女法官从儿童福祉出发,做出强制输血的判决。但宗教与法律何尝能抵挡生活的撕裂?闯入是一种撕裂,理性审慎也是一种撕裂,感情更是坠入撕裂的死神。作家就是把生活撕碎的人,撕得越碎,越可能产生杰作。伊恩·麦克尤恩曾经被称为“恐怖伊恩”,有人说他这些年的作品不恐怖了,我则认为是一如既往地恐怖,这恐怖就是撕开。

耿翔(诗人)

《平原客》,李佩甫著

花城出版社,2017年8月

隔着一条黄河,李佩甫用小说激起的现实主义的浪涛,从东岸传到西岸,依然那么有力,一次次撞击着我。从读《羊的门》开始,我就认定这是一位能在现实中发现我们所不能发现的好作家。一次出远门,我专门带着刚刚刊发《生命册》的文学杂志,在空中读完这部写在大地上的力作。我以为,黄河有多宽,他的小说世界就有多宽;平原有多大,他的小说世界就有多大。2017年,李佩甫带着一部厚重的《平原客》,让文学继续走进乡村与城市的撞击之中。这次撞击更为剧烈,然后通过刘金鼎、李德林的命运结局,残酷地告诉我们:乡村会在城市里堕落。然而,《平原客》至今在我心里挥不去的,是花匠刘全有在北京的一条胡同,蹲在地上放声大哭;是李德林的一句口头禅,“麦子黄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是《后记》中的一句话,“那只蝴蝶,卧在铁轨上的蝴蝶,它醒了没”。

黄梵(诗人、小说家)

《众生:迷宫》,黄孝阳著

十月文艺出版社,2017年11月

这本书也可看作是对博尔赫斯的致敬之作,对线性时间的一种抗拒,极富时空的想象力。它对个体生命的审视,看似冷酷无情,却极富深情、悲悯。如同一个人登上层楼,把栏杆拍遍,再朝虚空一跃。这纵身一跃,便跃出了科幻与历史,过去与未来的新天地。小说由三个部分构成,类似一条鱼的嘴、身、尾。鱼嘴是一个生而知之的婴儿,和它的诞生与成长。人的日常现实因为这个独特的视角,呈现出别样的肌理。鱼身是百余个小故事,犹如一片片鱼鳞,构建起迷宫的主体。鱼尾则是破解迷宫的钥匙,即写作者与一个文明的兴衰构成一把完整的钥匙,用以诠释这块广袤的新天地,同时也触及人性深渊。

蒋蓝(散文家)

《大瓦山》,税清静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11月

海拔3222米的大瓦山位于横断山东侧,远远望去,大瓦山更像是航行于茫茫林海的一艘航空母舰。地质结构上它与峨眉山、瓦屋山相同,被称为“蜀中三绝”,但地貌景观上更为奇特,它是金口河彝汉人民心中的神山,充满神秘、幻境、诗意和奇特风。《大瓦山》展示的是一个纯情的时代,也是纠结的时代,所有的怅惘因有了爱的期待,人间就有了太阳。读者不但看到彝族人的历史、生活与沧桑世道,还把他们的言语、动作、情结和心理,与当地的山水、风物、习俗进行了一次“耦合”。小说塑造了几个丰满、具有典型地域特征的形象。《大瓦山》涉及金口河一带的风景、物产、动物、植物、风俗、历史,人物栩栩如生,肖像、穿着、语言、习性,完全就是金口河一带的民风,《大瓦山》因而具有非虚构小说的明显意味。

凸凹(诗人)

《七杀简史》,【牙买加】马龙·詹姆斯著姚向辉译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4月

一名歌手被七名枪手闯入家中射杀,身负重伤却逃过一劫,枪手全部人间蒸发。一个瞬间寂灭了的真实世界,作者通过虚构的囊括牙买加各阶层七十六位各色人等之口予以了比真实还真实的复活。牙买加学者型作家马龙·詹姆斯的长篇小说《七杀简史》,虽说事件发生突然,写得世俗乃至粗暴,但我以为它依然可归为向马尔克斯《一桩事先张扬的谋杀案》致敬的作品。这部杂糅着政治、阴谋、生存、艺术、黑帮、人性等繁复课题的“酱缸”式作品,再一次对“语言即世界、世界即说出”的人类学文化判别,作出了举证。

王威廉(小说家)

《国王和抒情诗》,李宏伟著

中信出版集团/中信大方,2017年5月

李宏伟的长篇小说《国王与抒情诗》充满着诗歌的精神,全书结构精巧,以本事、大纲和附录三部分构成“。本事”是全书的主体,以205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宇文往户突然辞世开篇,美女黑洞视频,将读者带进一个永恒的人类世界。在那里,个体的意识晶体与移动灵魂共同构建了一个意识共同体。综观人类发展史,可以看到个人与人类整体之间的辩证关系,是个人构成了人类,但人类的群体()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要将个人整合进来。个体之所以成为个体,必须要在这种权力面前获得自己的主体身份。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国王与抒情诗”。“国王”象征着秩序的力量,而“抒情诗”则是个体的生命意志,“大纲”是一首长诗“,附录”是尾声,也是反思。每章的小标题由貌似不相关的汉字构成,发挥了汉语的联想功能。这部小说并非是一部类型化的科幻小说,而是充满了丰沛哲思的沉郁之作。

赵荔红(散文家、编辑)

《飞地》,阿贝尔著

花城出版社,2017年6月

写了三种时间:一种是外来者的时间,香港免费马会资料正版,线性的,发展的,故而时间会衰老、消逝;一种是飞地上的时间,也有四季变化,但时间是三维、四维的,是具体的,停留在花叶鸟鸣、人人事事上;还有一种,是“我”的叙述中的时间,是追忆、再现,书写中(书信中)的时间。飞地,只是一个幻构,尽管以边城这个空间,以民国这个时间呈现出来。闯入飞地的有三种人:一是热军这种政治人,闯入者、掠夺者,他们将深切影响、解构着飞地,飞地上的许多男人都加入热军走了;一种是女旅行家、探险家、田考察者,他们热衷的是知识,飞地只是令他们好奇的一种状态;还有就是“我”,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一个诗人,我既沉迷于飞地的自然状态、不确定性、自成自在、美与诗性,我又是一个外来者、观察者、体验者。飞地上美的女神是药剂师,她同时又化身为欲望的青衣女子、凡俗的名叫什美的女子,一旦“我”触摸到后两者,飞地之美幻就消逝了、消逝在线性的时间中。

任晓雯(小说家)

《王城如海》,徐则臣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1月

对于绝大多数作家,福利彩票资料大全,最擅长的,甚至唯一擅长的,就是写故乡。故乡既是资源,也是局限。一个作家可以满世界飞,但他生长出来的农村、小镇或城市,却往往可能是一根轻细却牢固的风筝线。我看到有些颇负盛名的世界级作家,当他们开始书写故乡以外的地域时,也会不经意露怯。

正因如此,我对把北京书写得如此透彻的南方小镇青年徐则臣充满敬意。他写《跑步穿过中关村》,他写《王城如海》。虽然从北漂族到京派海归,写的仍是北京城的外来者,但对这座大都市的剖析,却是深入肌理的,一点都不显“外来”。在我看来,这并非技术层面的小突破,而是昭示着写作者某种非同小可的才华。要知道,作家大都是由童年经验塑造而成的。海明威、托宾、陈雪等人,都说过“不幸的童年造就作家”之类的话。人生前十年决定了多数作家一辈子的写作,也决定了他们以故乡为主要书写对象。而徐则臣似乎能够轻松突破这个局限,将笔触从故乡荡开,探入如海的王城。我觉得这样的作家身上,充满了无限多的可能性。

《特别能战斗》,石一枫著

十月文艺出版社,2017年5月

从某种角度而言,写当代题材比历史题材的难度大。当下的流动和不确定性,常使身处局部之中的我们困惑不定。而石一枫是一位迎难而上的作家。他从不回避当下。他追问道德困境,直面境况。更可贵的是,他的小说不仅情节纷呈,还有各式闪闪发光的人物。在很多立志于解剖世事的作家笔下,人物不过是用后即抛的工具。但在石一枫那里,人物本身具备无穷的魅力和价值。我们记住了陈金芳,也记住了特别能战斗的大妈苗秀华。她的坚强,她的偏执,她的可叹可悲,都让我读来印象深刻。

瓦当(小说家)

《黄棠一家》,马原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10月

作为先锋文学一代“开山怪”的马原,近年重返文坛后出版的一系列“形而下”之作令人眼花缭乱。在新作《黄棠一家》里,他更是放弃叙事圈套,扑下身子撸起袖子,做一回接地气的说故事的人,借助对黄棠一家所代表的新权贵家族生活的生动描摹,以期达到对当下政治、经济、文化状态的总体把握。简直是一个泥沙俱下的版《人间喜剧》。

黄棠者,荒唐也。本体化与全球化,权力与新贵的狂欢,串烧与杂烩拼盘......想象力达不到的地方,尽是现实生活。作为病人的马原隐居于西双版纳的南糯山鸟瞰人间,内心不由升腾起巨大的言说的冲动。他要“小说要从天上回到地下”。就像他的老友余华所评价的,这是“一个老江湖才能写出来”的小说,马原世事洞明的老到与颠扑不灭的天真在这本书中展现无余。

黄孝阳(小说家、江苏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

《南方高速》,【阿根廷】胡里奥·科塔萨尔著

南海出版公司,2017年10月

这是极好的小说,性感热舞美女诱惑,有异常迷人的腔调,是街头的歌手,用他的清奇脑洞与天真烂漫,帮我们发现从来没发现过的现实。尽管这些现实就跟大尾巴狼一样,每时每分每秒都跟在人身后。小说家通常有两种毛病,一种没有才华(绝大多数),另一种才华泛滥好像大坝溃堤后的洪水。科塔萨尔,噢,请跟我一起把这个名字放在齿缝里用力咬几下——他是这样的恰到好处。就像是把胡安·鲁尔福、加西亚·马尔克斯、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罗贝托·波拉尼奥、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这些最好的拉美作家最好的部分,凑到一块捏出来的一个人。

何英(评论家)

《葡萄牙的高山》,【加拿大】扬·马特尔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7年11月

时隔15年之后,扬·马特尔又奉献上一部《少年pi的奇幻漂流》式小说。《葡萄牙的高山》以猩猩串起Homeless(无家可归)、Homeward(归途)和Home(家园),三个看似无关的故事“。我以谈论动物的方式,为我们自己,为人类写作。”当我看到这个访谈,仿佛又看到利维斯所谓“伟大传统”的宣言的复活。而小说不会辜负哪怕是最挑剔的骨灰级读者的热情,猩猩成为了孟加拉虎升级版,充斥其中的悬念、哲学、宗教、思辨,一如《少年pi》般奇特。

夏榆(小说家)

《地下铁道》,【美】科尔森·怀特黑德著

世纪文景,2017年3月

现代人已经很难想象“黑人奴隶”的生活,它们曾经的存在,黑人经受的炼狱般苦难是人类复杂历史的一部分。美国非裔作家怀特黑德用了十六年的时间孕育这部《地下铁道》,在他生活的21世纪回溯“黑人奴隶”的历史。“地下铁道”作为一个隐喻是指19世纪美国废除黑奴运动中的秘密路线和避难所,用来帮助非裔奴隶逃亡自由之地。怀特黑德虚构了受到欺辱和强暴的黑人少女科拉的逃亡之路,一次残酷惊险的奥德赛之旅,然而他的书写震撼人心。

姜逸青(上海文化出版社总编辑)

《甲马》,默音著

广西师大出版社2017年9月

默音是众所周知的“斜线女士”,斜线分隔开又串联起来的是小说家、日语文学译者、编辑等多重身份。长篇小说《甲马》,则是她历时八年而成的一坛陈酿。没有什么耐品之物比得上一个好故事,而《甲马》叠加了三个好故事:千禧年前的上海,西南联大的昆明,知青们的景洪农场,三代人的经历经由甲马纸设置的悬疑次第铺展,拨云见日......我们常常忘记,管家婆彩图大全资料,世界是由时间层层积淀的质料,而我们生活的当下只是其中薄薄的一层,试图理解生活的真相,你需要拥有穿过这一层抵达纵深的能力。谢晔继承自甲马家族的“梦见之力”,从隐喻上来说就是一种深刻的想象与同理心。甲马只是我们从现实进入往昔世界的通道,而寻回失落的时间,也就是寻回我们自己。

刘瑞琳(出版品牌“理想国”创始人)

《芳华》,严歌苓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4月

《芳华》可以看作严歌苓选择以军队作为故事发生舞台的一本回归之作:它回归了作者最熟悉的军队,一处既铁律严苛又满溢荷尔蒙的特殊环境,回归了严歌苓最擅长的捕捉人物幽微情感与心理变化的语言风格,给予了主角刘峰丰富立体的个人情感、矛盾错综的身份,他不再只是一个湮没于人群的退伍军人,他自此成为一个文学史中的角色。严歌苓在《芳华》中所展示的写作立意与文学笔力,正印证了这本书的英文副书名带给读者的感受:Youtouchedme——对读者来说,这样一本书很难不令人感到触动。

赵瑜(批评家)

《藏珠记》,乔叶著

作家出版社2017年8月

乔叶的《藏珠记》叙说一个从唐朝来的女人,机缘巧合,救了一位波斯商人,那商人临终之际给她吃了一粒珍珠,承诺她守处女之身便可一直活下去,于是这位叫唐珠的姑娘一直活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当下。表面上这是一则有些聊斋的故事,而事实上,乔叶在做爱情的选择题。也就是说,当一个女人如果有长生不老的可能性,她会不会在遇到一段爱情的时候停下来,和男人发生关系,变成一个普通的女性。这是一部深入探讨两性关系的小说,借助于穿越小说的外壳,乔叶贩卖了她对爱情的理解。让读者感觉特别美好的是,这部爱情小说里赠送了很多河南美食的内容。

何言宏(评论家、上海交大教授)

《严密监视的列车》,【捷克】赫拉巴尔

花城出版社2017年10月

小说集《严密监视的列车》收有《严密监视的列车》《小汽车》和《中老年舞蹈班》等三部中篇,分别书写了第二次世界大战、1968年“布拉格之春”之后和奥匈帝国时代等捷克历史上三个不同时期人们的命运与生存。其中,《严密监视的列车》曾被改编成同名电影,并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与其以往的作品一样,在这部作品中,赫拉巴尔仍然将个体生命特别是宏大历史中小人物的精神与生存作为自己的思考中心,无论历史如何演变,人的状况、人的价值才应该是我们的最高关切,也是我们评价文学、衡量历史的前提与基础。

上一页1下一页 点击阅读 我的2017年书单更多内容 网络编辑: 吴悠 责任编辑: 朱又可

相关 我的2017年书单?虚构类(一) 于无声处听惊雷。 2017 文化原创榜?图书(... 我们必须正视这类斑驳的理想主义者,也必须重新面对斑驳的现实和人性。 2017 文化原创榜?图书(... 我们必须正视这类斑驳的理想主义者,也必须重新面对斑驳的现实和人性。 我的2017年书单?虚构类(一) (... 于无声处听惊雷。 2017 文化原创榜?图书(... 我们必须正视这类斑驳的理想主义者,也必须重新面对斑驳的现实和人性。 评论0条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评论发送中,请稍候 1234

回复相关的主题文章: